当前位置: 俄语入门 > 俄语入门学习 > 正文

《外国教育通史》第四卷第八章俄国的教育3两次资产阶级革命之间的教育

2018-09-19 21:38 16

第三节两次资产阶级革命之间的教育。

一、两次革命之间的教育问题

本时期的俄国社会始终是在尖锐的矛盾与斗争中前进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国资本主义虽受沙皇专制制度的抑制,还是获得了相当大的发展。俄国资本主义也逐渐迈入其最高发展阶段,出现了一般帝国主义所共有的特征,而工人的集中程度还超过了西欧与北美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但是,由于农奴制残余势力的存在,农民土地问题未能彻底解决。资产阶级也未能像欧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那样独掌政权。甚至连分享政权的条件也得不到。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还依赖于外国资本的援助。以上种种原因使俄国在当时成了帝国主义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和矛盾焦点,世界革命解放运动的中心。在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前的20多年时间里,俄国发生了两次资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即19051907的第一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1917的二月革命,这两次革命之间围绕初等教育的普及与中等教育的改革问题曾展开过相当热烈,但成效影响不大的讨论。

普及初等教育问题。如前所述,地方自治机构和一些教育家在19世纪90年代就提出了普及初等教育问题,并为此做出了大量工作。但这些工作不但得不到沙皇政府的任何支持,而且受到来自政府与教会的阻挠。19051907年的革命对沙皇政府的文教政策有很大冲击。实施普及初等教育的要求,在这时受到各阶层居民的支持。在两次革命之间,1906年成立的国家代议机构国家杜马,曾多次讨论普及初等教育问题。1907年国民教育部将他自己制定的普及初等教育草案提交第二届国家杜马审议。在第三届国家杜马讨论国民教育部的草案时否决了这个草案。1916年夏,俄国教育部长伊格纳奇耶夫又像国家杜马提出实施普及教育的草案,也没有取得立法形式。

中等教育改革问题。由德..托尔斯泰和伊.达杰利亚诺夫倡导的古典文科中学严重脱离时代要求,实科学校的普通教育水平又被降低了,不能满足资产阶级发展生产的需要。从19世纪90年代起,在俄国出现一种由资产阶级团体和个人创办的八年制商业学校。这类学校除普通教育学科外,还设了一些商业学科,以培养发展资本主义商业所需要的中级人才。在进步舆论的压力下,教育部于1899年成立以部长博戈列波夫为首的中等教育改革委员会。每个学区都选派代表参加该委员会的工作。莫斯科学区和彼得堡学区曾举行多次会议讨论中等教育改革问题。但都没有取得法律形式。不过,教育部还是对7080年代形成的中等教育体制作了若干修正。“从1902年起,只有少数几所中学还保留着严格的古典教育体系,在那些学校里,还讲授拉丁语和希腊语。至于所有其他的中学,一、二年级的课程跟实科学校一样”,只是从三年级才开始讲授拉丁语。两次革命之间,社会各阶层对中等教育状况普遍表示不满。教育部长施瓦茨于1911712日向国家杜马提出一个改革方案,建议建立统一的八年制中学,分教授两种古代语的古典文科中学、只教一种古代语的文科中学和不教古代语而教两种现代外语的文科中学三类。但方案被其继任者所否定,之后教育部和国家杜马都提出过一些对中等教育改革的方案。但都遭到失败。伊格纳奇耶夫任国民教育部长期间,19154月举行有国家杜马和参议院成员、教授、学者参加的会议。通过了确定中等教育改革方向与性质的建议书。为了进一步制定这些建议的细节,提出新的中学规程,编制新的教学计划与大纲,成立了若干委员会。由于这些委员会制定和公布的示范教学大纲及说明书,体现了当时自由资产阶级教育学中的积极思想。拟订中的初等与中等教育改革意味着要彻底消除学校的等级性和取消地主和大贵族在教育上享受的特权,因而遭到他们的激烈反抗,由于不得不到政界的应有支持,这次改革仅以通过个解决个别具体问题的决议和通令而告终。伊格纳奇耶夫也于1916年去职。

二、两次革命之间教育思想的发展

由于沙皇专制制度和封建农奴制残余势力的存在,要使俄国教育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是不可能的。但是,发展各级教育以提高国民文化水平和改革俄国教育制度,更新教育教学的内容与方法,毕竟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在这一时期,参与发展俄国教育思想的不仅有教育学者和心理、生理学者,而且还有其他各种专业的学者。在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世界著名化学家..门捷列夫。他在晚年曾将自己说成是“竭尽可能地将自己一生的精华献给俄国青少年教育的老人”。门捷列夫有关教育的思考反映在他撰写的《俄国国民教育扎记》之中,他认为学校是一种决定人民与国家生活和命运的巨大力量,但它所起的作用是以置于学校教育、特别是中等教育的主要学科和基本原则为转移的。在讨论教养内容、教学方法和教师在推广科学知识方面的作用时,门捷列夫的思想大体上与乌申斯基的观点相近的。他强调古典主义教育是一种虚弱的教育,只能为国家和社会培养官吏与文人。而时代要求于教育的,首先是服务于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人民的一般文化水平。他把在人民中推广科学知识视为自己应尽的职责之一,并将学校视为普及知识的有力手段。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教育家对他们继承的理论遗产进行认真思考,在教育理论著作中出现了“教导过程”、“教学过程”、“教养过程”、“普通教育知识”等一系列新概念。教育家、教学法专家和教师们开始把教育与教学看作处在不断运动、变化和发展的过程来考察。斯宾塞、杜威及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各种教育思潮的代表人物,如拉伊、梅伊曼、凯兴斯泰纳、鲍尔生、林德等教育家的一些著作都有了俄译本。出现了教育学和教育史的专著。活跃在这一时期的主要教育家有彼..卡普捷列夫、瓦..瓦赫捷罗夫、康..文策尔、米..杰姆科夫等等。卡普捷列夫1872年毕业于莫斯科神学院。他曾在彼得堡的一些中学和高等学校教心理学与教育学,是彼得堡识字委员会、福禄贝尔学会和教育学会等教育团体的主要活动家,积极参加过军事院校管理总局所属的教育博物馆的工作。同时是全俄第一次教育心理学会代表大会和全俄第一次家庭教育代表大会的组织者之一。在两次革命之间,卡普捷列夫出版了《教导过程》,《俄罗斯教育史》。主编了《家庭教育与教学百科全书》。在政治思想上,卡普捷列夫属于资产阶级自由派。在教育上,他主张建立对社会各阶层子弟一律平等的统一学制,认为改造国民教育制度的第一步是将初级学校改造为六年制学校,使其课程设置与城市学校相当。他坚持学校“自治”思想,反对国家干预学校教育,同时却要求学校与教会结成紧密的联盟。他认为,教学的主要目的在促进学生个性的自我发展。因此,他建议采取促进学生认识过程和鼓励学生积极性与独创性的学习方法。坚决反对加重学生的学习负担,强调高年级学生应有自由支配的学习时间,主张中学高年级实行分科教学,并引入选课制。卡普捷列夫确认教育学与哲学、社会学、儿童学的密切关系。认为哲学为教育学提供对世界、人类和个人进化的解释,社会学说明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儿童学与心理学为教育学者提供作为自然实体的人的发展过程的知识。还建议将教育学分成理论与实用部分。他认为教育学的实用部分是教育的实践艺术,是教育理论、原则与思想的实现,这一部分可因历史、民族和环境的条件而有异。教育学理论原则则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不可能分为“俄国的”、“英国的”和“德国的”等等。他的心理学思想接近英国的联想心理学派。按照他的意见,教育心理学应由普通心理学、年龄心理学和精神生活类型学说三部分组成。他的《教育心理学》一书便是按照这一结构撰写的。他提倡将教学论建立在心理学成就的基础上。

瓦赫杰罗夫受到俄国革命民主派民粹派和乌申斯基皮洛戈夫的思想影响,积极宣传普及初等教育的必要性,帮助组织工人夜校。19051907年,俄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他曾积极参与组织全俄教师联合会的活动,革命失败后,他以更多的时间从事教育研究。他所编写的《俄语识字课本》到1917年,印刷了117次。他为该书编写的教学法指导书《教学初阶》很受小学教师欢迎。他编写的课堂阅读文选《儿童故事世界》,包含自然、地理、历史知识和俄国优秀文艺作品选段。该书在十月革命初期仍被苏俄教育人民委员会推荐使用。在教育理论方面,瓦赫捷罗夫撰写有《人民的校外教育》(1896)、《普及教育》(1897)、《德育教育与小学》(1901),《我们的教授法智力惰性》(1901)等。在这些著作中,他谈到俄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悲惨生活状况,指出教育改造社会的巨大作用,他认为精神上的饥饿是人民长期饥饿的原因。他强调,必须重新评价现有的教育理论。按照他的意见,当时俄国教育学的主要缺点是缺乏表现时代精神和共同思想的指导原则,他认为,发展就应该是这样的原则;教师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展学生的个性,因为儿童天生有发展自己的愿望。对教学的内容与方法,他也从“儿童都渴望发展自己”的角度来审视的。

文策尔是自由教育论在俄国的主要代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反对军国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他的教育哲学集中体现在他的《创造性个性的伦理学和教育学》(上、下卷,19111912年出版)一书中。他的著作还有:《德育的基本任务》(1896)、《为自由学校而斗争》(1906)等。文策尔曾尖锐地批判沙皇政府的教育政策和旧学校教条式的强制性教育。他指出这种教育与教学扼杀儿童的主动性和创造性神,扼杀他们的个性发展。他主张以“自由儿童之家”代替学校。按照他的设想,“自由儿童之家”是儿童、家长和教育者组成的自由团体,其中既无教学计划和教学大纲,也无班级教学制度,儿童是在独立自主的活动与生产劳动中获得教育与教养的。他认为劳动是德育和儿童意志发展最有利的手段。并幻想通过创立新宗教和自由的、无等级的教育实现阶级合作,用和平的方法改良社会。

杰姆科夫19051911年担任莫斯科师范专科学校校长,1911年开始担任弗拉季米尔省国民学校管理处主任。他为俄国师范专科学校、教师讲习所和女子文科中学师范班撰写了第一批教育学教材,并撰写了《俄国教育简史》(1909年初版)。其他著作还有《俄国教育学及其代表》(1898年版)、《新老教育家,他们的生活思考与著作》(1912)。杰姆科夫认为,发展是现代教育学理论的准则之一。教师应以充分发展学生智力与体力和完善道德的要求,作为教导工作的指针。

卡普捷列夫、瓦赫杰罗夫、文策尔和杰姆科夫等人的教育理论虽有缺点和错误,但对当时俄国教育理论与实践的发展起了进步作用。他们在十月革命后也曾在苏联早期的教育机构中任职,发挥过一定的作用。此外,还有一些苏联早期的著名教育家。如斯..沙茨基等,他的主要代表作是《充满朝气的生活》(1915年初版)。俄国无产阶级政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派)19世纪90年代和20世纪初的斗争中诞生。它积极地参与和领导了俄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并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实现进行着充分的理论与组织准备。

三、本时期俄国的国民教育制度和各级教育发展状况

上述错综复杂的斗争历史决定了本时期俄国国民教育制度的特点及其发展状况。混乱而多头的官僚主义领导是本时期俄国教育管理体制的特点。属于中央教育行政管理的机构除国民教育部外,还有宗教事务院、军事学校管理总局和所谓的玛利亚皇后管理部,分别主管他们所属的教育机构。地方自治机构和社会教育团体创办许多学校,但他们对学校的管理权受到国民教育部及宗教事务院地方机构的限制。俄国在本时期完善了双轨学制,但保留了封建等级制度。一轨是为劳动人民子弟设立的各级各类小学、初级职业学校和师范学校,另一轨则是为有产阶级子弟设立的各种中等和高等教育机构。后一轨中,保留着专供贵族子弟学习的士官学校和少数几所法政学校(如著名的皇村中学),以及专供贵族女孩儿学习的贵族女子学院。在中等和高等教育机构中,男校和女校又自成体系,从教学内容与水平来说,女校大大低于男校的水平。沙皇政府对贵族子弟升入男子文科中学提供特殊补助和方便条件,又规定只有这类中学的毕业生才能升入大学。此外,为神职人员的子弟也设有自成体系的神学教育机构,初级宗教学校、宗教中学、神学班和神学院。沙皇俄国的初级学校和中学之间是不衔接的。有产阶级的子女(包括神职人员的子弟)也不到专为劳动人民子女设立的任何一种小学学习。他们是到中学预备班学习,或经家庭教育(在贵族和大资产阶级的家庭,一般都聘请家庭教师教育自己的子女)就直接升入中学。

在各种因素影响下,俄国初等学校网在本时期有较快增长。如果说在1905年只有92501所初等学校,由国民教育部管辖的学校数(包括部立学校和地方学校)和由宗教事务院管辖的堂区学校大约各占一半儿。那么到1915年初等学校数已达123745所,其中属国民教育部管辖的学校数增至80801锁,约占2/3。堂区学校数量则有所下降,但仍为俄国初等学校的主要类型之一。本时期俄国的初等学校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数量最大的一级小学学习,学习期限为2-4年,其中三年制小学到191710月革命为止,一直按1897年国民教育部确定的教学计划。设神学、教会斯拉夫语、俄语、写字、算数和宗教歌唱。四年制小学增设绘画和体操,手工劳动被引入了某些城市在1911年制定的教学计划。第二种是二级小学,学习期限一般为5年,少数学校6年,分为两阶段。第一段三年或四年后一段两年。前一段所授课程与一级小学相同,后一段开设俄语、算数、初级几何、自然、物理、历史和地理等课程。第三种为高等小学,学习期限四年,以一级小学毕业生为招生对象,开设神学、俄语、算术和代数入门、几何、地理、俄国和世界史的初步知识、自然物理、图画与制图、歌唱、体育等课程,还为女生另设手工课。这种学校是为代替1872年创办的城市学校,而在1912年设立的。到1915年已达1500余所。它们同样是不能转入中学的死胡同学校,其作用也与城市学校类似。

中等学校在本时期有所发展。1908年,国民教育部所属的男子文科中学,中学预备学校何实科中学一共494所,女子文科中学与中学预备学校351所。到1915年男校增至797所,女校达1001所。本时期男子文科中学保持了它的古典主义方向,但与1871年的教学计划相比,拉丁语和希腊语的古典语言的课时大为减少,数学、自然科学学科和史地等社会学科的教学则有所增加。实科学校的普通教育课程(俄语语文、数学、自然、史地等等)也加强了,其毕业生不仅可升入工、农经济等高等专科学校,而且只要补考拉丁语还有资格到大学的数理、医学等系学习,这也是一大进步。商业学校在本时期也获得了较快的发展。公立的商业学校从1912年起由工商部领导,它们不但授予学生范围广阔的普通教育知识,在高年级还学习商品学、会计学、簿记学、商业地理等专业课程。这类学校不但招收男生,而且还招收女生,很大一部分学校还是行男女同校,因此他们很受资产阶级欢迎。到19131914学年度,已有231所商业学校,在校生共计54791人,其中女生10411人。同一时期,实科学校共计276所,在校生16971人。此外,本时期俄国还出现了许多私立中学。其中包括男子文科中学、女子文科中学、实科学校和商业中学校等各种类型。1914年私立中学总数达400所。这种学校的校舍和设备都比较好,教学人员的水平也比较高,但学费高昂,富有家庭的子弟才能进入。高等教育在本时期也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在1896年,俄国只有48所高等学校(其中8所是综合大学);到1914-1915年,高等学校增至105(其中10所综合大学),在校大学生127400人。

以上情况说明,俄国各级教育在本时期都获得了不同程度的发展。但与西方先进国家相比,俄国教育是非常落后的。根据1897年的调查,在俄国男子中识字的人数仅占29.3%。在妇女中文盲占86.9%。在十月革命前,文盲仍占俄国9-49岁居民的72%,其中男60%,女83%。在初等教育方面,19141915年度的学龄儿童入学率只达到20%,在边缘地区学龄儿童入学率更低。许多少数民族,甚至连自己的书面文字都没有,更谈不到受学校教育了。中、高等教育完全为剥削阶级所垄断。1914年,在俄国8所大学的学生中,神职人员和资产阶级的子女占43%,贵族和官吏的子女占38.3%,上层富农的子女占14%,工人、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的子女,仅占4.5%。各级学校的设立也谈不到有合理的布局,中、高等学校可以说基本上是集中在欧洲地区。旧俄的12个学区中,只有西西伯利亚学区属于亚洲地区,其他11个学区都在俄国的欧洲部分。俄国教育的这种落后状况是沙皇专制统治的直接恶果之一。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俄语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