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俄语入门 > 俄语入门学习 > 正文

索菲亚带病学习俄语进步飞快,深受伊丽莎白女皇的喜爱

2019-01-06 01:40 17

索菲亚带病学习俄语进步飞快,深受伊丽莎白女皇的喜爱

伊丽莎白女皇对外甥彼得关心备至,费尽心血。彼得于1728年2月21日生在基尔,他到世上三个月后母亲就死于肺病。这孩子生来体质孱弱,后来又缺少母爱,一直多病。负责抚养他的是法国奶妈和法语教师。刚到7岁,他父亲查理·腓特烈公爵就让他受禁卫军军官规格的训练。他同成年的普鲁士兵一样操练、站岗、放哨、摸打滚爬,那时他跟手中的刀枪差不多高。9岁时他被提升为军士。

有一次,父亲宴请宾客,让他在宴会厅门口站岗。他饥肠辘辘眼睁睁看着大人们在那里大吃大喝,席上的佳肴美酒香气扑鼻,使他更加难受。后来又有一次同样的情形,父亲把他叫到宴席旁,当众提升他为中尉。11岁时,他父亲去世,他成为荷尔斯泰因领地公爵,并有望成为俄国皇储或瑞典皇储。公爵院给他指定一个首席家庭教师,这就是荷尔斯泰因人布鲁默尔,他是个没有很多文化、行伍出身的军国主义者。法语教师米勒认为布鲁默尔对彼得的教育方法“适于驯马,不适于训练公爵”。布鲁默尔常常对彼得进行体罚:殴打、饿饭、跪在豌豆上等等。彼得有时跪得双膝红肿。在这样的环境和教育下,彼得养成了普鲁士军士的思维与习惯:思想狭隘,趣味粗俗,品格低下,胆小如鼠,经常撤谎。他不爱读书,家庭教师教他法、俄、瑞典等语言,可是他不好好学,都学得不好。但彼得毕竟年纪还小,童心未泯,天真无邪。

他对索菲亚十分亲密,两人是很好的玩伴,经常在一起游戏,用德语谈天。彼得不大想到索菲亚很快就要成为他的妻子,也不大想到自己以后要当沙皇。他最感兴趣的是用由面粉、蜡、泥、锡或铁做成的玩具人进行军事游戏。他对索菲亚无所不谈,有一次告诉她,他爱的是被割掉舌头的洛普金娜伯爵夫人的女儿,可惜她也被赶出宫了,他只好按姨妈的指示娶索菲亚。他谈这件事时完全是无所谓的样子,嘻嘻哈哈的。但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索菲亚心眼比彼得多。这些话使她产生了很多想法。她想,如果彼得另有所爱,将来会不会娶她还是问题。她必须既讨女皇的欢心,又获得彼得的爱情。她敏感地注意到,彼得喜欢炫耀德国派头,这引起俄罗斯人的不满。她想她自己必须在语言、宗教、习惯上入境随俗,使自己俄罗斯化,使俄罗斯人感到她是自己人。女皇给她派来了俄语教师和东正教教义教师。她拼命学习俄语,经常学到深更半夜,甚至睡过一觉,半夜起床学习。她甚至一边走路一边背单词和课文。她磕磕巴巴地练习着用俄语同周围的人谈话。她俄语水平进步之快使俄语老师阿道都洛夫和其他人大为惊讶。她虔诚谦逊地聆听西蒙·肖道斯基神父对她讲授的教义,她的理解也博得了老师的赞扬。她改变宗教信仰是严肃认真的。她对周围每一个人,包括宫女、仆役,都显得亲切谦逊。人们都觉得这是一位难得的德国公主。这些评论传到女皇耳中,她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很正确。

正当索菲亚埋头努力时,由于半夜苦读着了凉,发烧了。约翰娜大为惊慌,要女儿装作没病,以免女皇得知后以健康不佳为理由改变主意。索菲亚只好硬挺着,既不能看医生,也不能休息。病越来越重,她终于昏倒了。她生病的消息立刻传遍宫廷。医生说是急性肺炎,这在当时是危险病。有些人已经传说索菲亚奄奄一息了。医生要用放血疗法,也就是在胳膊上划破一个小口子,放出一点血,这是欧洲古老疗法,用来包治百病。约翰娜坚决反对用这个方法来医治索菲亚,她说她的哥哥就是放血丧的命。双方争执不下。女皇闻讯赶到,命令按医生意见办理。放血时索菲亚休克过去,女皇把她搂在怀里。后来医生隔不多时就给病人放一次血。索菲亚已经极度虚弱了,医生还要放血,总共放了近20次。约翰娜看到女儿奄奄一息,坚决反对再放血,还提出请一位路德教牧师前来给索菲亚做祷告。索菲亚用微弱的声音说,只能请她的老师西蒙·肖道斯基来。这时候约翰娜忽然问女儿,她伯父送给她的那块天蓝色衣料放在哪儿。这些情形又被女皇知道了,她勃然大怒,下令把约翰娜关在住室里几天不得出来。女皇在对约翰娜不满的同时,却被未来的外甥媳妇深深感动了。这孩子是用功学俄语生的病,病重时还不让路德教牧师给她做祈祷,放了那么多次血还那么坚强,真是个可爱的姑娘!女皇赏赐索菲亚一对价值两万卢布的耳环和一个项链。彼得大公也送给她一个镶满钻石的钟。丰厚的礼品和众人的关心,使索菲亚感到极大慰藉。但她没有忘记,她目前的处境还是不稳定的。她有时闭目佯睡,偷听宫女们的谈话,企图从中得知一些信息。

索菲亚患病一个多月以后,青春终于战胜疾病。1744年4月21日,她年满15岁生日那一天,她又在宫中露面了。她面容苍白,体态瘦长,头发脱落了许多。她对着镜子一看,觉得自己像一具骷髅。但她在人们面前仍然打起精神,昂头挺胸。女皇看见她的模样后对她更加怜爱,派人送来一盒口红。索菲亚马上涂上红嘴唇。索菲亚患病期间,别斯杜捷夫等人再次向女皇提出,既然这个普鲁士公主身患重病,不如改选萨克森公主马丽亚。女皇听到后怒气冲冲地回答说:“即使索菲亚病死,我也不会要那个萨克森姑娘!”1744年5月,女皇至三一修道院做祈祷,在那里召见约翰娜、索菲亚和彼得大公。三人到达后,约翰娜被单独引进一个房间去见女皇。索菲亚和彼得留在前厅等候,两人坐在高高的窗台闲谈。过了一会儿,只见房门大开,御医兼宫廷总管列斯托克慌张地走了出来,冲着索菲亚嘟哝说:“还高兴呢!你马上就要卷铺盖回老家了。”说完就匆匆离去。索菲亚吃了一惊,知道母亲出了事。彼得平时迟钝,这时却说了一句得体话:“就算你母亲有错,跟你可没有关系!”索菲亚听到后感激地望着他说:“可我是女儿,应该听母亲的话,她让我怎么做我就得怎么做。”又过了一会儿,女皇和约翰娜一前一后走出来,前者余怒未消,后者惊魂未定。索菲亚和彼得急忙跳下窗台,诧异地望着她们。女皇看见这两个孩子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相互又十分亲密,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她心里想:“索菲亚跟她母亲真不一样,多可爱呀!”

索菲亚事后得知,母亲受到女皇的严厉斥责。女皇揭露了她背后捣的鬼,告诉她本应把她撵出俄国,但看她女儿的面子,暂时留下,以后不许再这样。约翰娜泪流满面,发誓一定遵守圣旨。此后她果然不再与那些反别斯杜捷夫的人们来往,也不再为腓特烈二世提供信息。女皇没惩罚她。但约翰娜心情恶劣,经常拿女儿出气。索菲亚庆幸自己没有受到波及,并不把母亲的乖戾放在心上。

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及时删除。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俄语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