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俄语入门 > 俄语学习资料 > 正文

北海老街,一次艺术人的邂逅

2018-10-02 01:59 1

时间,2018年中秋,阳光,风和雨。

 地点,北海老街,百年的老街,1500米长的老街,空旷,静,没有川流不息。

 一个自由(这里自由是指他性格上的自由,追求艺术生活的自由)画派的艺术家——DC教授随意坐在老街教堂门前的长条凳上,齐肩的长发,一幅眼镜架在深邃的眼睛上——典型艺术家的个性派头,白色的半短袖 T恤,黑白相间的方格休闲裤,他在看着流动的时间等我——等我这个摄影艺术门槛外的人,更在等加拿大摄影艺术家——BKS先生的到来。BKS先生是应清华大学之邀到清华大学讲座摄影艺术,又应北海艺术设计学院——简称北艺DC教授的邀请又来到北艺讲座摄影艺术——教人们如何使用照相机来反映社会生活和自然现象,用光影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

 DC教授与BKS先生约好中秋上午在老街会合,沿街采风,沿街摄影,沿街看美女,沿街看岁月斑驳的痕迹,沿街听历史的脚步声。而我只是一个用手机随心所欲拍照的人,DC教授冲着我的喜好,把我约上,一起陪BKS先生走过中西合璧骑楼式建筑的商业老街,从西走到东,又从东走回西。

 来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外国人,戴着浅蓝色太阳帽,蓝色短袖T恤,灰白色长裤,背着一个桔黄色旅行包,面前挂着一台专业相机,在一个倾城女子的导引下,款款走来,向我们走来,向老街走来。

 DC教授站起来迎走过去与BKS先生简单的握手寒暄,并向我介绍,这就是加拿大著名的摄影大师——BKS先生,同时也把我作了一句介绍:姓刘,一个喜欢摄影的法官。而那个伴随BKS先生左右的美丽女子是北艺动画学院教动画设计的Rui老师——动画设计艺术,是DC教授请她来做临时的翻译——英语翻译。

 于是,我们成了临时组合的老街四人行——一次艺术邂逅:三个中国人,一个外国人;三个男人,一个女人;三个艺术人,一个艺盲人。

 说起Rui老师,不仅人天生丽质,生得漂亮,长得标致,而且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她刚从英国留学回来——留英硕士,讲英语那是她的拿手好戏,也是她留英本领。Rui老师听说我是在某单位就职,就边走边问我认识葛丽吗?我看了她一眼,心想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美丽的人与美丽的人玩在一起,我说一个单位怎么会不认识呢,她说她是葛丽的好朋友,我说你们俩都天下美女——一个天上第一,一个地上第一。她哈哈一笑,不承认,也不否认,是默认。葛丽却在微信说她是北海第一。如何美法?只能用西汉音乐家李延的《佳人曲》来形容: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今天中秋的老街,格外的阳光明丽,行人稀少,没有了往日的喧哗。四人前后相行,一路走一路拍照,遇花拍花,遇小孩拍小孩,遇雕塑拍雕塑,拍领事馆旧址,拍森宝洋行旧址,拍钱庄,拍茶馆,拍商行,当然也拍我们自己,总之想拍什么就拍什么。而那个Rui老师,既做翻译,又兼做镜头前的模特。一街走过,她在BKS先生的摆姿弄首之下,随着角度的不同,光线的不同,构图的不同,于是有了不同的站姿,不同的侧身,不同的回眸,笑或不笑,浅笑或深笑,或远景或特写,或斑驳的墙角或盛开的三角梅花间,在BKS先生的镜头里都是一种艺术化了的人像,当然也成为我镜头里的女王。

 能随行国际摄影大师半个上午,另加一个中午,这是三生有幸,可遇不可求,这得谢意DC教授对我的特别邀请。

 因为语言障碍,我总是与DC教授走在一起,DC教授对我说,BKS先生是个喜欢自由的摄影大师,满世界到处跑到处照,来过中国无数次,其实他就是北海的“女婿”,他的女朋友(不知是否结婚)就是北海人,就住中山路某个小巷里,但早已移居加拿大。

 当路过一家李姨虾饼店,没有吃早餐我与DC教授不约而同的各买了一个虾饼——五块钱一个,金黄色的虾饼,外脆里软,甜辣香鲜,特别的好吃。BKS先生见我们吃得津津有味,把我们的吃相摄入他的镜头后,他也买了一个边走边吃,吃完,竖起了大拇指。其实,在这条老街上,好吃的小店多的是,比如:千古厘岛,宽窄格子店,细辉螺吧,庞记炒螺,老船长咖啡屋,彼岸音乐厨房,鄧记煲仔,肥仔猪脚粉,明英卷粉店,等等,等等,吃不完,尝不够。

 走着吃着,吃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邀你共饮的啤酒男士”的雕塑前,BKS先生兴致即起,不管雕塑啤酒桶赃与不赃,一屁股坐下去,摆出姿势让我们给他照相。DC教授说,前几年第一次来北海时,他就是坐在这雕塑下喝啤酒,喝得畅快淋漓,喝得酩酊大醉,他啤酒量太大了。我心想,DC教授自己就是酒量大的人——喜欢喝大杯,喜欢喝快酒。其实,艺术家大多数都喜欢喝酒喜欢醉酒,在醉中寻找灵感发现灵感,比如“钟情苦艾,醉眼星空”的梵高,“有酒盈樽,归去来兮”的陶渊明,“长安市上酒家眠”的李白,“每欲挥毫,必须酣饮”的吴道子,……还有毕加索酒后画的《喝苦艾酒的人》,以2920万美元的价格竞拍卖掉。国画大师齐白石一生与酒为伴,在醉中泼墨涂朱。

 在长长的老街,还许多雕塑,如“无声电影的放映者”“疍家少女”“专注的背包客”“赶海归来”“商界四大天王”等等,每座雕塑都有一个好听的故事,Rui老师都绘声绘色向BKS先生作了讲解,BKS先生再把雕塑与讲解的Rui老师一同摄入镜头摄入记忆里,带回加拿大,带进梦里。

 前面说到BKS先生的自由,其实DC教授更是一个喜欢无拘无束的自由人——特立独行的人:他不加入任何党派任何组织,也不参加什么协会。因为别人反对的,他却喜好,比如唯心论。然别人倡导的,他却持怀疑态度,比如国学——老庄哲学和孔孟之道的某些观点,他不苟同。晚上10点以前喝酒,喝到半醉或大醉;10点以后在醉中开始画画,一个人在画室,一画就是一个通宵;早晨7点开始睡觉,睡过中午;下午为学生上课,传授画画知识与技巧。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用他自己的话说,想喝就喝个够,要睡就睡个饱,该画就画个入迷。

 BKS先生提出要给除他之外的我们三个中国人合影,找好老街的背景,我们随意的站着,Rui老师靠站我左边,风一吹,她飘起的略带黄色的长发扶在我的脸上,一股特意的发香,不,是女人特有的香,袭沁我的心脾。侧头仔细端详,她白嫩的脸上,精巧的鼻子若悬胆,妩媚的大眼睛在月眉下顾盼生辉,抿着的嘴唇像是两瓣粉红色的桃花花瓣背靠背的贴在一起,左下巴、喉结处和左胸上齐项链十字型吊坠处,各有一颗小小痣——看到,就记着。浅蓝色的短袖无领低胸紧身上衣,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了她不粗不细的腰肢,裹出一个浓浓的女人味,半旧牛仔裤的膝盖处破了三个横向的时髦虚洞,迷人的腰间挎着一个黄色的包——特写的包。我心想这样漂亮的女人不是重庆的就是贵州的,我就问她哪里人?她果然说祖籍重庆,但算北海人,小学在北海八小读的,高中在北中读的,所有的青春年华几乎都在北海,但梦不在北海。

 DC教授事前没有告诉我老街四人行的目的地?走到珠海东路149号青年摄影家协会门前,一帮十几个人迎了出来,鼓掌握手介绍,原来这些都是北海摄影的业余爱好者,听说有加拿大的摄影大师要来,大家不约而同的来到协会等待。在小小的协会屋子里,大家围绕着木桩茶几而坐——自由而坐,没有主要位置,也没有次要位置,只要有空位,想坐哪就坐哪。一个叫会长的中年男做茶主,负责烧水泡茶倒茶,一边喝茶一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切磋摄影经验,交流摄影心得。没有开场白,没有官话套话空话,想到哪说到哪,想问什么就问什么。想不到的是这个民间的摄影协会还是个卧虎藏龙之地,除了那个Rui老师做翻译外,另外还有一个网名叫珠珠的中年女子和一个网名叫木薯的中年男人,同样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可用英语自由对话。

 BKS先生把他手机上存有的照片,互联到墙上的屏幕上,世界各地的风光与人物静物照片展示出来——彩色的黑白的,并从构图、用光、表达的思想等作了一一说明。他说黑白照的艺术感染力,从体现摄影者的思想内涵和创作意图来看,黑白摄影相对于彩色摄影更具有象征性,单纯化,更深刻而抽象,也更富有想象空间。彩色照艺术现代感强,能清楚地反应显影前的人或物的明确色彩,但某一背景色彩的出现可能会喧宾夺主……

 一个个业余摄影爱好者听得眼笑眉舒,受益匪浅,而我这个尚未入门者却听得云里雾里。他说到有一组照片全是手机(苹果)摄影的,参加一次摄影展并获得了大奖,回到加拿大,苹果公司得知后并奖励了一部苹果手机给他。

 原来手机摄影也可以获大奖,我喜出望外——一道闪电照亮了我白天的夜空。

 BKS先生继续说,相机是一个介质,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手段,照片有不有艺术性或艺术性强不强,重要在于摄影人的思想表达,与相机本身没有直接的必须联系。他的这番话,无不让我兴奋得喜上眉梢——我这个买不起专业相机的人,可以用手机大展我的摄影“宏图”了。但他话机一转,当然很多好的作品,深层次的作品,还是要专业的相机才能拍出专业的艺术水准。这又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其实我从未想过做摄影家,也做不成摄影家,虽然喜欢一路走一路拍,随心所拍,随意所拍,是想让华美的时间停止在我的眼睛里,让绚烂的空间停止在我的镜头里。

 时间到了接近中午十二点,会长盛情邀请在坐的人参加欢迎BKS先生的午宴,大家冒着滂沱大雨去到小巷的“冬夏餐厅”,那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饭馆,相当于一个危楼,两层楼高,走进去,里面全是用钢架支撑着的——倒不了,说是包厢,其实是两张长条木桌子拼在一起,围坐着我们十一二个人,我坐在BKS先生的左边。窗外是大雨倾盆,屋顶左一滴雨右一滴雨往下落,落在桌子上,落在头发上,落在嘴唇上,落进酒杯里,落进菜盘里,谁也不在乎雨。一盘红烧肉,一盘烧鸡,一盘炒牛肉,一大盘牛排,一碗油炸豆腐,两大碗芥菜汤,五菜一汤,六七瓶啤酒,一瓶半42度的浓香型习酒。DC教授说BKS先生不善白酒,喜欢啤酒,但BKS先生还是主动要求喝半杯白酒,要与刚刚相识的大家碰杯共饮——留下北海老街欢乐的时光。BKS先生学着用筷子,但他是左手拿筷子,夹一块鸡肉,掉了,掉在桌子上,他干脆放下筷子,用手直接拿起来三下五除二吃得干干净净——如果是我们中国的北海人或者是北海的中国人,掉在桌子的肉是不会再吃的。第二次他又拿起筷子,慢慢的用力夹紧一大块红烧肉——以为他真喜欢吃红烧肉,结果不是他自己吃,而夹给坐在右边的Rui老师。一个要保持完美身材的现代女子,哪敢吃肥得流油的红烧肉,但她面对BKS先生的热情欲推未推,礼貌性的吃了一小口就放在碗里不动了。

 第一杯酒,会长提议我们共敬BKS先生,欢迎他来到北海,来到摄影协会。BKS先生主动先站起来,与大家一一碰杯,半杯白酒一饮而尽后改喝啤酒——那是他的强项。三五杯啤酒下肚,喝畅快淋漓,喝得痛快淋漓。我端起酒杯,要Rui老师翻译:今天是中国中秋节,祝他中秋快乐,不醉不休。他端起啤酒杯与我碰杯后又是一口干,此时我发现他是个毛茸茸的男人:手臂上密密的茸毛有半寸长,有的可能有一寸长,金黄色的——一个多荷尔蒙的男人。

    吃着吃着,又闪进一个美丽的女子——一个山东籍的北艺王老师,他留学乌克兰,教的是俄语。虽说她山东女子,没有五大三粗,还是有几分江南女人的秀气。随后又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叫小七,英语也是说得棒棒哒。一桌人,四个讲英语,一个讲俄语,其实那个网名叫木薯的男子,姓李,是个网络工程师,长住美国,因父亲年龄大了,不习惯美国,不得不陪着回来,有空就拍照,记下自己的生活轨迹。而那个网名叫珠珠的女子,姓甚名谁不得而知,做什么也不得而知,但她说她曾在某部队外事机构做个外事工作,所以她说英语也是得心应嘴,对摄影也是情有独钟。

会长端起酒杯说:我们这个民间摄影协会的会员都是各行各业的业余爱好者,不论身份,不论地位,不论贫富,到协会仅仅是来互相交流摄影心得的会员而已,没有人叫你官职,没有人帮你倒水,没有人为你让座,没有为你拍马屁……。DC教授接着说,BKS先生虽然是个摄影大师,跑遍世界各地,但他在加拿大也是个没有钱的普通人,可他几十年来爱好摄影专注摄影,所以摄影者有摄影者乐趣与追求,不在乎那些外在的东西,与摄影人在一起喝酒听吃肉谈摄影,不亦乐乎?

 雨停了,饭吃饱了,酒却只喝到半成,但时间快到下午三点。BKS先生说要去中山路女朋友家看看老人,于是临时相聚的大家站起来碰杯喝完最后一口酒就鸟兽散,各自消失在大街小巷里,各自回家过中秋去了。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俄语入门